• <xmp id="44y8o"><samp id="44y8o"></samp>
  • <xmp id="44y8o"><optgroup id="44y8o"></optgroup>
  • 學術研究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學術研究 > 論文薈萃 > 正文

    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上的別樣風景

    發布時間:2020-10-20 11:53:09 中國水運網

    當前,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將合作機遇不斷播撒,為中國西部地區對外開放提供了便捷的出海大通道,也為深化中國—東盟合作乃至“一帶一路”沿線地區合作提供了重大發展機遇。

    作為陸海新通道中的重要一環,打造北部灣國際門戶港勢在必行。10月15日,第十一屆泛北部灣經濟合作論壇暨2020北部灣國際門戶港合作峰會在中國廣西南寧舉行,以“聚焦國際門戶港,共建陸海新通道:泛北合作的新時代”為主題開展深入研討。

    合作共建:

    “一條惠及各方的共贏之道”

    10月15日,隨著東盟(柬埔寨)至中國北部灣港水果快線的成功開通,從柬埔寨果園中采摘的新鮮熱帶水果,到中國乃至亞歐國家民眾的餐桌上,送達時間將縮至4天,這也開辟了中國—東盟新的水果貿易通道。

    依托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北部灣的生猛海鮮“跳進”四川麻辣火鍋,歐洲的優質乳制品進入中國及東盟家庭均變得觸手可及。而這條向南通達新加坡等東盟主要國家,向北與重慶、甘肅、新疆等地相連,向東連接東北亞、北美等區域,向西直通中亞和歐洲的大通道,經過五年的建設,正成為一條貫通南北,舞動東西,有機銜接“一帶一路”的復合型對外開放通道。

    中國廣闊的西部腹地地處內陸地區,資源豐富,發展潛力不可小覷,但距出海口甚遠,無形中制約了這一區域的發展,亟需構建一條新的運輸大通道,向海而行,獲得更多的發展機遇。

    2017年8月,陸海新通道的前身——南向通道一經提出,西部各省區市紛紛響應,積極參與。2019年8月,國家發改委正式印發《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陸海新通道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為深化陸海雙向開放、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指明了方向。

    如今,陸海新通道的參與省份不斷增多、合作領域不斷深化。隨著海南、廣東湛江的加入,陸海新通道的影響范圍早已超出了中國西部。作為一個跨區域、跨國界的大工程,陸海新通道建設的順利推進,除了每個省區的努力之外,亦離不開跨國間的有效合作。

    陸海新通道建設吸引了區域各國的目光。2018年,中國與新加坡共同簽署了《關于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20年,陸海新通道納入瀾湄合作第三次領導人會議及成果文件的重要內容,標志著陸海新通道國際合作邁出堅實的一步,這條快捷通道正在加快用好用足。

    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是一條惠及各方的共贏之道。在第十一屆泛北部灣經濟合作論壇暨2020北部灣國際門戶港合作峰會上,新加坡太平船務集團執行主席張松聲表示,上述通道不僅可以更好地連接東南亞和中國西部地區,進而通往中亞和歐洲等國家,還能夠促進沿線各國共享共用更高效、更便捷、更低成本的貿易服務。

    波蘭駐華大使賽熙軍對此表示認同。他說,近年來,途經波蘭的中歐班列數量不斷增加,2019年,從中國運往歐盟的貨物中超過90%是通過波蘭與白俄羅斯邊境進入歐盟地區。2015年運輸集裝箱數量為18900個,2020年1-9月已達到118400個。“這些數據表明中歐班列運輸走廊潛力巨大,波蘭致力成為貨物從東亞運往歐洲的重要運輸物流樞紐,為亞歐企業提供高質量、安全、成本效益佳的運輸解決方案。”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更成了傳統貿易通道的優良替代。新加坡總理公署和國家發展部政務部長陳杰豪指出,盡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得益于國際陸海新通道建設,可以使醫療物資和食物在東盟和中國西部之間順暢流通。

    緬甸港口管理局局長尼昂亦稱,在關閉各國邊境和停止航空運輸的情況下,海運業為各種生產和生活必需品的運輸提供了便利。

    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小文表示,今年以來,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的海鐵聯運量實現翻番,服務產品、客戶數量、接運貨類不斷豐富,尤其在疫情期間發揮了重要作用。該公司推出的冷鏈班列產品,滿足了不同層級客戶需求,市場認可度穩步提升。“我們希望得到國家各部委和各地方的共同支持,把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成背靠中國西南、西北,面向東南亞及世界的順暢進出、雙向互通的‘新通道’。”

    凝聚共識:

    著墨陸海攜手互利贏發展

    如果說中國—東盟之間的合作是彩色的,那其中一定少不了一抹與海有關的"藍"。北部灣畔,泛北部灣經濟合作正勾勒出中國—東盟合作的藍色弧線。2006年應運而生的泛北部灣經濟合作論壇(簡稱“泛北論壇”),走過14載春秋,已成功舉辦了10屆,成為了泛北合作的重要機制。

    "泛北合作最初是為了促進中國南部沿海省份與東盟10國的海上互聯互通和貿易合作的次區域合作,而泛北論壇是泛北合作的重要機制。"據廣西壯族自治區北部灣經濟區規劃建設管理辦公室常務副主任魏然介紹,在泛北論壇的推動下,泛北合作繪制了新的路線圖,確立了泛北合作的目標、原則、模式及優先領域,發布了一系列聲明、倡議、宣言、行動建議及研究成果。泛北合作的平臺和機制得到新拓展,如,2009年揭牌成立了泛北合作的中方秘書處,2013年成立了中國—東盟港口城市合作網絡。而廣西作為泛北論壇的舉辦地也受益于此,深化了與泛北各國的多層次、多領域合作。

    在此基礎上,各相關主體間陸續達成了一批包括港口、金融、航運信息、旅游等在內的合作協議,簽署了一系列備忘錄,在互聯互通、港口物流、經貿等領域先行實施一批合作項目。

    近年來,中國—東盟港口城市合作網絡不斷完善機制建設、促進投資合作、深化文化交流,推動合作網絡漸次鋪開,海上互聯互通做深做實,合作水平不斷提高,各項建設成果顯著。

    目前合作網絡的成員已經發展到39家,覆蓋了中國—東盟的主要港口機構;硬件配套不斷加強,如在欽州建立起了中國—東盟港口城市合作網絡相關服務設施;一批與東盟相互投資合作的項目取得突破,如北部灣港分別在馬來西亞關丹港、文萊摩拉港成功進行了投資;中國—東盟港口間的航線開通出現了新的態勢,廣西北部灣港已開通通往東盟國家的直航航線19條,航線覆蓋東盟國家的主要港口;依托港口的產業園區合作正在改變區域產業鏈布局,中馬兩國開創了“兩國雙園”國際產業合作的新模式;北部灣國際門戶港航運服務中心建設已初見成效。

    此次,論壇與會嘉賓即深入探討了在全球化和區域一體化的新趨勢下,合力打造國際門戶港,共建陸海新通道,開創泛北合作新時代的路徑,為深入推進泛北合作凝聚了新共識,增添了新動能。

    “過去十年中國是東盟第一大貿易伙伴,而今年東盟也成為了中國第一大貿易伙伴,我們希望能夠進一步深化這一重要伙伴關系,簽署區域經濟伙伴關系協定。”陳杰豪通過視頻作主旨演講時說。

    廣西社會科學院東南亞研究所副所長雷小華表示,陸海新通道有著非常好的發展前景,尤其是上升為國家戰略之后,從海鐵聯運班列的運行到北部灣港的發展,都表現出非常快的增長速度;此外,東盟已經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伙伴,隨著貿易量的增長,港航物流運輸需求也會隨之增長。這兩方面都反映出陸海新通道發展的巨大潛力。

    不過,目前陸海新通道的發展還面臨著基礎設施不夠完善以及來自中老鐵路、中緬經濟走廊建成后,中國西部地區貨源有部分分流走的挑戰。因此,他也建議,陸海新通道的發展應進一步完善基礎設施,同時優化營商環境,才能增強自身的競爭力。

    "一是要優化營商環境,把港航物流的主要費用降下來,做到效率最優,服務最優;二是進一步完善基礎設施、補足短板項目,三是加強沿線省區的貿易、投資及物流合作。" 雷小華說。

    此外,他還表示,在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背景下,全球化會向區域化轉變。此時,中國還提出了"雙循環"發展戰略,實際上是給東盟國家帶來了更大的發展機遇。因為東盟國家在與發達國家的貿易合作受阻的情況下,與中國加強交流合作,可以在嚴峻的環境下繼續提升本國的對外貿易和外來投資。而抓住這個中國擴大開放的機遇、融入中國"雙循環"的發展格局,最直接的途徑就是通過港航物流。

    "以港航物流為基本依托,提升雙邊的貿易規模,促進貿易的高質量發展,進而實現以貿易聚產業。屆時,陸海新通道才能從物流通道變成一條經濟走廊或經濟帶。"雷小華認為。

    搶抓機遇:

    打造國際門戶港勢在必行

    金秋十月,廣西北部灣畔,一艘艘巨輪不時靠泊,裝卸貨物的車輛往來穿梭、進出有序,港口區內一派繁忙景象。

    “截至今年9月,公司接到的船運訂單比去年同期增長了十幾個百分點。”上海新海豐集裝箱運輸有限公司南寧分公司總經理魏仁國說。

    魏仁國介紹,他們公司是一家主要從事亞洲區域內航運業務的船務公司,今年在北部灣港的業務受疫情影響比較小。在疫情較為嚴峻的時期,公司還新開了一條前往東盟國家的航線。

    “我們最初在北部灣港只開通了到韓國和日本的航線,隨著北部灣港國際門戶港建設的不斷推進,前往東盟的航線業務占公司業務總量的比例也在不斷增加。”魏仁國說。

    此外,廣西北部灣港國際港務集團還擴大了在馬來西亞關丹港、文萊摩拉港的投資,并推進與東盟其他國家合作開發建設港口的商談工作。

    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中,北部灣國際門戶港肩負重托。2019年8月發布的《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明確了廣西北部灣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國際門戶港的定位,北部灣國際門戶港的打造勢在必行。在中國—東盟港口城市合作網絡建設不斷取得成效的基礎上,廣西以西部陸海新通道為依托,對標世界一流港口,北部灣國際門戶港正在加速形成。

    近年來,北部灣港吞吐量保持快速增長,2019年,北部灣港集裝箱吞吐量達382萬標箱,同比增長34.6%。與此同時,北部灣港口建設不斷取得新突破。2020年7月,欽州港正式通航10萬噸級集裝箱船;欽州港30萬噸級油碼頭、防城港401號泊位等項目計劃年內竣工;欽州港東航道擴建調整工程、欽州港20萬噸級自動化集裝箱碼頭、防城港30萬噸級碼頭等深水泊位相繼開工建設。到2022年,北部灣港將實現通航20萬噸級集裝箱船、30萬噸級散貨船。北部灣國際門戶港以更加開放的姿態正朝著深化中國—東盟合作的國際大港一步步邁進。

    數據顯示,今年1—9月廣西北部灣港口吞吐量逆勢上揚,貨物和集裝箱吞吐量增長20%和35%左右。在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另一重要樞紐重慶,截至今年8月,中歐班列(渝新歐)累計開行超過5842班,運輸貨值超過2350億元人民幣,居全國中歐班列之首;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累計開行2238列,目的地覆蓋六大洲88個國家213個港口。

    共建北部灣國際門戶港,打造服務“一帶一路”的國際航運物流樞紐,有利于更好服務陸海新通道,助力國際供應鏈發展。圍繞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廣西正在連同合作各方充分探討在國際貿易發展新形勢下,國際供應鏈布局發展的變化趨勢,有效發揮陸海新通道的作用,維護和促進地區及區域國際產業鏈、供應鏈的開放、安全和穩定。

    港口的飛速發展,離不開科技手段的助力,推動北部灣港打造成為“智慧港口”是陸海新通道的關鍵一環。對此,廣西采取了“智慧灣”系統、推廣“提前申報”和“兩步申報”通關模式改革、推進北部灣港集裝箱進出口環節對標提升等措施,進一步推進通關流程去繁就簡,促進企業通關便利化。

    魏然介紹,隨著全區交通基礎設施、跨區域聯動、區域通關一體化、降費提效優服等方面取得長足進步,北部灣國際門戶港正加速形成,海鐵聯運“最后一公里”更加順暢,陸海兩大干線物流快速增長,國際班輪網絡不斷織密。

    (本文綜合自新華社、人民網、中新網、中國東盟博覽雜志等媒體報道)


    首頁
  • <xmp id="44y8o"><samp id="44y8o"></samp>
  • <xmp id="44y8o"><optgroup id="44y8o"></optgroup>
  • 大嘴棋牌